剪个头发都能引出这么多话

近视眼最大的悲剧就是在剪头发的时候看不清,剪完戴上眼镜心里默默地骂一句草,然后镇定的跟剪头发的哥们说还行。

掐指一算,上一次剪头发是在三月份,也就是说我已经三个月没剪过头发了。接到邀请函明天要去腾讯大厦二十四楼参加一个外围的会议,内容好像是关于1+N社会化开发平台,打理一下个人形象迫在眉睫。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很忙,先是急着要操作公司产品上线,然后接着要忙着营销的事情。一点都不消停,真是忙到头发长,岁月短,不知世上已千年。

回到正事,来深圳已经近一年,貌似只在深圳剪过两次头发。这很不科学,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我一直想着广州动物园南门对面天桥下的那一家沙龙,三月份北京出差回来特意去那剪了一次,这种类似于洁癖的感觉很奇妙。因为家庭的原因,我有一段时间对怎么在一个陌生人头上以发为笔进行创作好奇过,幸好只是好奇过。

童年的这段经历,让我对遍布大街小巷的各种美发店失去了初衷,这其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烦恼,我也想觉得该理发了就像个SB一样找一家看得顺眼的就钻进去坐下洗剪吹然后被忽悠办会员卡什么的,但是我好像做不到,去年在沈阳,我在零下温度的雪地里带着朋友转了铁西区十几家大中小的店才找一家坐下,其实知道的,哪家都差不多,但就是不愿意妥协,我也知道这是病得治,但我得搞清楚到底是个怎么回事。除非我能像王小贱一样自学成才自力更生。

上面提到过的动物园南门那家店,是我在那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张的,我看着它装修,剪彩,一步一步正常经营,主刀的理发师叫Leon,一个谈吐温和的时尚老男人。排队等待的时候,我观摩了许久,他走剪刀的时候会很神奇的给人一种在锻造精致物品的工匠的幻觉,每剪完一个顾客,内心会发出有种大功告成的窃喜,同样,这个笑容很温和和不易察觉。

直到后来我才领悟到,他区别于今天大街小巷理发小哥的是,Leon在创作,而他们在劳作。

不只服务业,包括其它领域,除了专业能力外,用不用心做事散发的氛围其实别人是可以感觉到的。我说的别人不指所有人,我知道大部分人不在意这些。同样在动物园环市东路旁边的张记吃饭,同行点菜的前BOSS问张记服务生,你这虾有什么做法,有炒的吗,小姑娘服务生很不屑地说炒的有什么好吃的,炒的都是死虾。虽然我们仍然莫名其妙地吃的很哈皮。但前BOSS说张记的老板知道的话会跳脚的。员工对企业没认同感,这很可怕。而今天在微博上流传的广州机场往灰机传送带上扔箱子的小伙证明了这一点。

一路向西的结局那段,有经验的老大找个鲜有人问津肥妞得到了极致的服务,而另外一个领走女神级的小弟最后玩的兴趣全无。

剪头其实本身是件小事,对不对!

对完善生活质量和生存态度的孜孜不倦甚至偶尔以苛求的方式纠缠不清一下不一定不好对不对。

  2013-06-15 23:37 重新校对  共1127字    黄楼梦      如是我闻  © 知识产权

  1. 海蓝 8年前 回复

    第一段的描述 很有共鸣呀 还有就是 我看你怎么这么忙 总是在几个城市之间来回跑的样子

  2. kitten0 8年前 回复

    05年的时候碰到过理发不错的发型师,丫的真是热爱这个行业,理发的时候真是享受的一个过程,

    • 黄小蚊 8年前 回复

      @kitten0 05年。。。妈呀,都过去8年了还给你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赞一个!

  3. Aivier 8年前 回复

    同感啊。。。我也有这种时候

  4. 陈思 8年前 回复

    其实边说话边理发也还好。但主要剪头发有一种你自己把要害展现给别人的感觉。小时候姑姑给我剪头发,用那种贴着头发的凶器贴着我的后脑勺,我觉得很痒很想甩开,可惜被训斥了,因此以后理发时都很害怕还会有那种凶器

    • 黄小蚊 8年前 回复

      @陈思 你怎么也能上了。。。你难道跑出来上网啦。

    • 黄小蚊 8年前 回复

      @陈思 这就跟我小时候害怕打针一样。我妈怎么都抓不住我,我爸带我去我就好像要装着很勇敢

  5. 王东东 8年前 回复

    很多理发的小哥都是一边说话一边理发。

    • 黄小蚊 8年前 回复

      @王东东 说话也算正常,跟顾客有沟通是好事,关键有些家伙会不耐烦不专心。

  6. 雨帆 8年前 回复

    近视眼最大的悲剧就是在剪头发的时候看不清,剪完戴上眼镜心里默默地骂一句草,然后镇定的跟剪头发的哥们说还行。 对于这一点我十分赞同

  7. viying 8年前 回复

    简单去不缺少慎重!

  8. 黄小蚊 8年前 回复

    昨天的劳动成果。去掉些花花绿绿的。回归阅读。

 20 

大笑 可爱 红心 微笑 眨眼 调皮 糊涂 cool wordpress 白眼 ? 大哭 邪恶 打脸 悲伤 恶魔 这 无辜